东方红资管副总林鹏离职创业四只基金由“少壮派”接管

对于林鹏的离职,东方红资管已经先手做出了安排。5月14日,两只原本由林鹏一人挂帅的产品分别发布增聘基金经理的公告。其中,东方红恒元五年定开混合增聘王延飞为基金经理,东方红睿丰混合增聘韩冬为基金经理。

东方红会不会后继无人?

公开资料显示,张锋证券从业21年,曾任兴业证券研究员,信诚基金股票投资副总监、基金经理等,资历深厚。进入东方红资管后,张锋先后任基金投资部总监、执行董事、董事总经理、私募权益投资部总经理,2019年10月升任东方红资管副总经理,至今仍担任东方红4号、5号等明星产品的投资经理。

继王国斌、陈光明离职之后,又一位公司老将林鹏从东方红资管离职,引发市场诸多猜测:出走“标杆”企业,是钱少了,还是心里委屈,或是另有隐情?

王国斌、陈光明、林鹏先后离职出走,失去“大牛”的东方红资管是否会陷入后继无人的怪圈?东方红资管有关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经营一切正常,相关业务不会因个人离职而产生根本影响。东方红资产管理投研团队自1998年组建以来,经历多轮牛熊市的考验,已建立起统一的团队文化和价值观,形成了可传承的价值投资理念,拥有完善的人才培养和发展机制。这种文化理念和价值观是东方红长期发展的基石,不会因为个人的离开而发生动摇。”

东方红资管有关人员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林鹏离任之后,公司权益投资团队将由张锋统一管理。

本报记者张志伟

“1998年,我毕业后加入东方证券,从那至今一直从事投资研究方面的工作,并在这里度过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20年。”林鹏在公开信中表示,在这个平台上从一名普通的研究员成长为管理百亿元资金的基金经理。

东方红资管,一直被业内外奉为“坚持价值投资”的执旗者而“孤独地存在”,又以频发爆款基金、主动管理业绩优秀而成为行业内的“另类”。5月15日,东方红资管发布公告称,林鹏因个人原因离职。一向低调的林鹏也在同日发布“感恩信任,有幸同行”的公开信称,离开是为了“个人理想”。

四川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龚秀国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名老将离职,凸显国有资管机构如何留住人才的问题,构建与市场化接轨的招人、留人机制,特别是创造员工不断发展、能够自我成就、完成自我实现人生目标的人才管理机制迫在眉睫。

是为了“个人理想”

“20余年来,东方红团队经历了初创期、快速发展期和相对稳步发展的几个阶段,期间虽然存在一些人员离职,但可复制的人才培养文化基因已经扎根于东方系土壤中,核心投研团队的稳定性仍然较高。”东方红资管有关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林鹏不像其他一些明星基金经理喜欢坐而论道、高谈阔论,很少在聚光灯下露脸。在难得几次媒体曝光中,林鹏几乎都会提到“走价值投资之路”。在2019年东方证券策略会上分享投资看法时,林鹏强调:要精选行业龙头。投资市场中,强者恒强,好公司越来越好是大概率事情;乌鸦变凤凰看上去很美,却是小概率事情。可以说,林鹏的投资理念已深深打上东方红“价值投资”的烙印。

与“离别成仇”的江湖故事不同的是,东方红资管与林鹏互致祝福。东方红资管表示,林鹏一直是一位非常有创业情怀的人,感谢林鹏一直以来为公司的勤勉付出和创造的优秀业绩。林鹏也在公开信中称,“这是一个依依不舍但经过深思熟虑的决定。之所以选择现在这个时点,是因为看到东方红品牌价值日渐提升,公司各项业务稳定发展,投研梯队体系趋于完善。我感到由衷的安心,可以放心地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先后离职三高管

林鹏撒手四只基金

林鹏离职前管理的四只基金由“少壮派”接管。东方红资管方面称,公司始终坚持客户利益至上的原则,基金产品的投资管理已做好妥善安排,由能力突出的中生代基金经理接管。东方红睿丰混合、东方红恒元五年定开混合由基金经理韩冬、王延飞接管,东方红沪港深混合继续由原基金经理刚登峰、秦绪文管理,东方红睿华沪港深由原基金经理李响、周杨继续管理。

林鹏声名声大噪于2017年,林鹏管理的东方红睿华沪港深,以67.91%的复权净值增长率成为当年混合型基金年度冠军。2017年,林鹏管理的东方红睿丰近3年以来收益率达到165.65%,在可统计的主动型偏股基金产品中排名第一。

2016年初,东方红资管董事长王国斌离职,随后成为君和资本创始人。2018年初,王国斌的继任者董事长陈光明辞职引爆资管圈,离职后的陈光明成立了睿远基金。2019年3月份,睿远旗下首只公募产品单日募资700亿元,令业内震惊。

在两年前陈光明离职时,就曾有传言称林鹏也将离职。直到两年后,传言终于成真。关于其离职的原因,有接近林鹏的知情人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林鹏的离职原因有三个。一是林鹏是位非常有创业情怀的人,他的梦想是像巴菲特一样,可以从事投资一辈子;二是林鹏对中国资本市场长期看好,坚定信心,始终希望可以通过投资这件事,真正为社会做一些有意义、有贡献的事情;三是选择现在这个时间节点离开,最主要的原因是基于对东方红良好发展的长期信心。

林鹏离职东方红

林鹏还表示,自己会继续作为东方红产品的坚定持有人,一如既往地与东方红及基金持有人站在一起,互相陪伴。

离职之前,林鹏担任东方红资产管理副总经理、公募权益投资部总经理,领衔东方红公募权益投资的团队运作,也是陈光明离职后东方红权益投资的执牛耳者。

四川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龚秀国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认为,林鹏的离职是自我实现的需要,又是基金行业高端人才正常流转的需要。

对于未来权益市场投资趋势,东方红资产管理权益团队有关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中国资产在全球市场中吸引力的提升是明确的趋势,这是基于中国企业的竞争力、较好的营商环境、稳定的社会经济发展机制以及中国资产在全球配置中一直被低估等原因决定的。东方红坚定看好中国市场的长期前景,权益投资是最有机会获得长期较高回报的投资领域,持续看好中国市场中行业前景广阔、管理层优秀、市场集中度提升的优质企业。

接近林鹏的知情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林鹏所称的“个人理想”是赴陈光明之路创业。

林鹏也在公开信中表达了对东方红中生代基金经理的信心,称“一批优秀的年轻人在东方红的文化土壤中扎根发芽,如今已枝繁叶茂,各自独当一面。将承载着各位朋友重托的东方红系列基金交到他们的手中,我很放心,且更有信心。”

少壮派基金经理顶上

该有关人士同时表示,林鹏作为东方红资管的一位优秀的基金经理,为了追寻自己的理想选择另一条职业道路,虽然是公募基金行业多年来不断重复的故事,但也会促使东方红在聚焦专业投研与专业服务的核心竞争力之外,积极地探索更符合公司与员工长远发展的公司治理机制与人才培养机制。